有些事情可以蓋棺論定,有些則不行。隨著紀錄片《遠離夢幻莊園》的推出,大家又掀起了陳年老話題:「麥可傑克森是否曾對兒童性侵?」大眾看過紀錄片後的激烈反應,與麥可家人與粉絲的還擊,只是把爭論再次推向報章雜誌。反而是歐普拉製作的特別節目,提醒了大家,到底所謂「性侵犯」是怎麼回事。《遠離夢幻莊園》(Leaving Neverland)是英國第4頻道(Channel)推出的紀錄片,北美地區在日舞影展發表後,立刻被HBO買下版權,分別在3月3日、 4日,分成上下集播出。為什麼要分成上下集呢?因為片長足足有4個小時之久。該片的導演丹瑞德(Dan Reed)解釋,電影必須要那麼長,才可以讓兩位受訪者,韋德(Wade Robson)、吉米(Jimmy Safechuck),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清楚。但對於韋德與吉米而言,這不是他們人生第一次跟麥可傑克森扯在一起。兩人都是從6、7歲時,就成為麥可的粉絲,也非常擅於模仿麥可的招牌舞步。因為這樣,他們才成為少數可以跟麥可近距離接觸的粉絲。吉米曾與麥可傑克森拍過百事可樂廣告,也在他的演唱會上跳舞;韋德也是類似,麥可巡迴到澳洲演唱時,被找去台上跳舞。因為這樣,麥可在他的豪宅「夢幻莊園,分別招待兩人多次前去遊玩。此外,韋德在2004年,當麥可被二度控告性侵兒童時,出面當他的證人,宣稱麥可沒有對他做任何性騷擾的舉止(當時出庭作證的還有長大的麥考利克金,「我知道什麼是性,我長大了,麥可沒有對我做那些事。」)。然而這個說法到了2013年,韋德就翻供了,他承認在法庭上撒謊,其實麥可有對他性侵過,還上了電視節目《The Today's Show》,並且控告麥可遺產管理委員會求償,但案子沒有成立。當韋德在電視上接受訪問後,吉米也跟著跳出來推翻之前的說法,表示麥可曾對他性侵過。《遠離夢幻莊園》導演丹瑞德表示,整部片並不是關於麥可,而是這兩個成年人如何看待性侵的往事,所以完全沒有採訪另外一方的說法,這也成了紀錄片被批評的地方,因為太過偏頗。當HBO決定在電視上首播紀錄片時,歐普拉也決定加入了這場論戰,她製作了《歐普拉:夢幻莊園之後》(Oprah Winfrey Presents: After Neverland),長達一個小時的訪問節目,一等首播結束,就接著在HBO與她自己的OWN頻道上同步播出。她邀請了上百位的現場來賓,都是曾被性侵的當事人或家屬,以及心理學家,在攝影棚一起觀賞長達4小時的紀錄片後,再請出導演丹瑞德、韋德、吉米,接受她的訪談。眾所皆知,歐普拉曾在1993年,也就是麥可首度被告性侵時,進入麥可的「夢幻莊園」錄製訪談特輯,這是史上麥可破天荒讓媒體進入他家採訪。但這段訪問,被當時的《讀者文摘》批評根本就是替麥可洗白,歐普拉沒有咄咄逼人逼問麥可的說詞。當麥可在2009年過世,歐普拉還在2010年訪問過麥可的家人,所以她現在的舉動也被譏為牆頭草。然而歐普拉非常在乎自己的媒體公信力,過去曾在她「每月一書俱樂部」誇張個人經歷的作者,在被拆穿騙局後,就被她找回上節目遭到逼問,這次錄製的訪問節目,某個程度上儼然也是在彌補當初訪問麥可不夠火力全開。歐普拉在節目一開場,就說「在我主持電視的25年之間,做了217集關於性侵犯的內容。」她解釋性侵犯不光只是強暴,還包括性引誘(sex seduciton)的概念,當她看完《遠離夢幻莊園》之後,就打電話給導演,「你把我過去217集想說明的內容,在4小時內就交代完了!」歐普拉過去就是所謂性侵害的受害者,加害人是家族的某個親屬,她說:「這件事情超越了麥可,也該是我們正視社會的病態,人性汙點的時候。這是正在發生的事,就在家庭中、也在教會、學校、校隊等環境中。」節目中分析了兩位當事人的狀況,整理出所謂「性侵犯」的模式,並不是我們以為的「用暴力脅迫的陌生人」「有刀子抵住,只好不得不從」或者「不脫衣服,就沒飯碗」。而是在當事人封閉的人際關係中,屬於社會地位更高,擁有德高望重的形象、眾人眼中的正派好人出現,跟被害者發展出彼此信賴的、互相友愛的基礎,然後才發生「包裝成美好情誼」的性,並且成為加害者與被害人要一起信守的「祕密」,如果說出去,就會毀了兩個人。所以當事人的父母親或長輩,不斷追問「你有受傷嗎?」,對當事人而言,反而是無法理解的問題,導致許多兒童性侵案的受害者,都是長大後才猛然醒悟,原來發生在自己身上,不能講出去的事,叫做「性侵」。《遠離夢幻莊園》有一半的篇幅,都在交代兩位當事人,在成年與麥可疏遠後,為了信守「不能說出去」的承諾,要花費許多力氣整理自己的人際關係,甚至被無法形容的負面情緒所困擾,導致他們與家人的分崩離析。《遠離夢幻莊園》一播出,立刻讓許多人選擇切割,諸多電台決定不再播放麥可的歌曲。《辛普森家庭》決定抽掉當年有麥可配音的一集。歌手德瑞克去年發表的歌曲〈Don't Matter to Me〉有麥可的歌聲,巡迴演唱就把這首歌拿掉。路易威登則決定會把今年秋冬服飾當中,以賣可為靈感的設計全部刪除。然而《遠離夢幻莊園》的內容還是引爆了麥可家族,以及粉絲的怒火。首先麥可家族狀告HBO要求1億美元賠償,同時也把原本獨家賣給HBO的兩場演唱會實況,上傳到YouTube讓大家免費觀賞(他們指出HBO違反了合約裡頭,不得毀謗麥可的條文)。粉絲們則主動翻譯麥可家族的聲明,在各個新聞網站轉貼與留言,指出這是一場媒體追求收視率、拿死人大作文章的鬧劇。此外他們還踢爆兩位當事人過去都想打官司求償,都是想趁機從麥可身上大撈一筆,甚至有粉絲出面要控告他們。在香港與台灣,《遠離夢幻莊園》的版權賣給了福斯傳媒集團,在Fox+平台上播出,粉絲們立刻寫信與留言要求下架。在這一波反擊聲浪當中,八卦網站TMZ居然有通天本事,挖出1989年的監視器錄影帶畫面,變裝的麥可傑克森帶著年幼的吉米,去某間珠寶店買首飾。這看似有些不尋常,但也不見得有多誇張的事蹟,恰好印證了《遠離夢幻莊園》最最最駭人的一幕:吉米回憶跟麥可相親相愛,麥可送他戒指,還寫下誓言,意即結婚的意思。從一個6、7歲小孩的眼光來看,這是一場家家酒,但從成年人眼光來看,這就不對勁了。可想而知的是,未來粉絲想要為麥可平反的動作不會停下來。如果你願意的話,網路上已經有許多粉絲張貼麥可在官司中的有利證據。歐普拉在訪問節目的結尾前,就問過兩位當事人跟導演:「你們知道自己躲不過被嗆吧?我也躲不掉!」更多鏡週刊報導《波西米亞狂想曲》可能拍續集 以Live Aid 為開端Netflix上架得獎記錄片 泰天團主唱跑2215公里募款11億讓女性「笑著生孩子」 《祝我好好孕》力拚上院線


qiguang629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文/Orchid 蘭餐廳(將西式料理透過最有溫度的服務理念,傳達給全世界)「蘭餐廳」的主廚基爾達Gildas Périn來自法國諾曼第,曾在洛杉磯度過7年的青少年時光;15歲回到諾曼第,對於未來感到茫然之際,想起自己最有成就感的時刻,就是為家人打理三餐,因此決心進入廚藝學校就讀。畢業後,他進入多家當地星級餐廳實習與工作,磨練料理基本功,同時也開始在不同主廚身上學習不同的料理哲學與管理方式,包括:Cordeillan Bages(二星,位於波爾多,曾以分子料理聞名,並為名廚Thierry Marx的發跡餐廳)、L’Etrier(一星)。他在一星餐廳A Contre Sens任職期間,得到關於食材搭配的技巧與思考脈絡;在傍海的五星酒店Westminister Hotel中,由於活力無窮的主廚William Elliot每周換菜單,幾乎周周都有不同考驗,也因此基爾達與在地的農人、漁夫都建立了濃厚的情誼,自此造訪產地、農人,成為基爾達的習慣。頭角崢嶸 名廚加持在諾曼第工作期間,基爾達參加了兩個全國性的廚藝競賽:他先在對象為年輕廚師的競賽「Creation et Saveurs」中獲得亞軍;2015年,則在「Challenge Culinaire du President de LA Republic」奪下冠軍。後者是由締造年紀最輕即獲得M.O.F.(Meilleur Ouvrier de France)肯定紀錄的大廚Guillaume Gomez主辦,是在法國廚界極具代表性的比賽。基爾達獲得由27位M.O.F.所組成的評審團一致肯定。奪下全國冠軍的基爾達成為年輕主廚圈的當紅炸子雞,工作邀約電話不斷,他也因此與影響他最多兩位廚藝導師相遇。在獲得冠軍同年,他接到巴黎最傳奇酒店─麗池酒店(Hôtel Ritz Paris)行政總主廚Nicolas Sale的工作邀約,邀請他一同參與這家超過兩百年歷史酒店的重新開幕,協助打理旗下的兩間餐廳(分別為二星La Table de L’Espadon與一星Les Jardins de L’Espadon);2017年,他在米其林六星主廚Yannick Alléno的邀請下,來到台灣成為STAY Taipei的副主廚,在餐廳結束營業後,到S Hotel同樣擔任副主廚的職位。2018年開始受邀在台北蘭餐廳Orchid Restaurant擔任主廚。基爾達說:「Nicolas Sale是一個獨具慧眼、非常聰明的廚師,他是個不吝將自己的理念、哲學分享給團隊,非常懂得『團隊建造』team-building的廚師;他教會我善用食材的技巧,讓同一種食材,以各種不同的料理方式呈現,以達到風味的連貫。」而Yannick Alléno更是影響基爾達的料理與想法至深的導師。近幾年研發出廚界革命性技法─低溫萃取濃縮法的Yannick,將法式料理的醬汁提升至嶄新境界,更影響了基爾達的料理風格。基爾達說:「Yannick告訴我,在食材面前,要放下因為長期訓練帶來的自以為是,去深究每一項食材最純粹的味道。」料理核心:時令〈Time〉& 產地(Place)對於基爾達來說,做料理不應受限於菜系、手法、國籍,最重要的是信賴食材原味的力量,因此他的料理只圍繞著兩大核心:時令〈Time〉& 產地(Place)。來到台灣之後,他積極地往產地探詢:基隆漁港、屏東可可園…只要得空,他必定前往產地進行交流。學術派的基爾德的料理脈絡十分嚴謹,他堅信做菜並非任意揮灑,而該有跡可循、順理成章。在Yannick調教下,他認為找到好品質的食材為第一優先;接著,嘗試所有能夠料理它的方式,去探求所有可能性與最好的味道;最後,再以呈現食材原味為前提下開始調味,一旦太早進行調味,就有可能破壞食材最珍貴的風味。(蘭餐廳-小黃瓜鮮奶油 Cucumber Melba)「簡單」、「理性」是基爾德的做菜風格,他認為出現在盤中的每一樣食材,都該有其任務與意義,無法為食材加分的元素,都不該出現,比如僅具觀賞價值而無味的食用花卉就很多餘;他堅信「減法」多過「加法」,每一道菜都有其美味的上限,應該見好就收,改良一道菜的方式不應該再堆砌,而該思考去除那些錦上添花的成分,料理最該呈現給賓客的景象,是時節的到來、是源於產地的美味。 ______________【Yahoo論壇】係網友、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,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,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>>> 投稿去


qiguang629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